本報記者 何春中《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2日06版)
  掃一掃,進入手機專題
  掃一掃,看相關視頻
  高德榮近照。於冰攝
  位於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高黎貢山和擔當力卡山之間的獨龍江鄉,是我國人口較少的少數民族之一獨龍族的聚居區,這裡交通閉塞,基礎設施落後,發展遲緩。
  獨龍江鄉地處峽谷,自然條件十分惡劣,僅有一條獨龍江公路通往外界,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60歲的獨龍族幹部、怒江州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高德榮就長年扎根在這裡。
  為了建設一條獨龍族同胞的生命通道、發展通道、幸福通道,曾經當過貢山縣縣長的高德榮一直在呼籲,一直在奮鬥,直到“盯著”獨龍江公路隧道最後一公里的貫通。
  向總書記“報喜”
  獨龍江公路是獨龍族與外界聯繫溝通的唯一通道,是獨龍族同胞生產生活和經濟發展的命脈,尤其是公路中途的41公里至63公里的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是整條公路建設的瓶頸。
  2014年元旦前夕,貢山縣幹部群眾致信習近平總書記,彙報了當地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情況,重點報告了多年期盼的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即將貫通的喜訊。
  這封信件由高德榮莊重地面呈中央督導組有關人員,信件內容如下:
  尊敬的習總書記:
  您好!
  獨龍族是從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人口較少民族。新中國成立以來,黨中央國務院、省委省政府及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獨龍族的發展進步……2014年4至5月,縣城至獨龍江鄉公路隧道即將開通,這標志著全國56個民族之一獨龍族同胞祖祖輩輩大雪封山半年的歷史結束,獨龍族同胞有望早日實現與全國其他民族兄弟一道過上小康生活的“中國夢”……
  收到來信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批示。
  習近平指出:“獲悉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即將貫通,十分高興,謹向獨龍族的鄉親們表示祝賀!獨龍族群眾居住生活條件比較艱苦,我一直惦念著你們的生產生活情況。希望你們在地方黨委和政府的領導下,在社會各界幫助下,以積極向上的心態迎戰各種困難,順應自然規律,科學組織和安排生產生活,加快脫貧致富步伐,早日實現與全國其他兄弟民族一道過上小康生活的美好夢想。”
  談起這封信背後的故事,傈僳族女幹部、貢山縣委書記娜阿塔清楚地記得,那是去年12月中旬,中央督導組一行赴貢山調研工作。知道這一消息後,老縣長高德榮就在思索,用什麼方式來表達當地百姓的迫切心情和願望。經過和大家的反覆商量,最終達成一致:給習總書記寫一封信。
  2013年12月16日是中央督導組到達貢山的日子。3天前,高德榮就開始構思,獨龍江鄉黨委書記和國雄執筆,其他幾位起草人不斷字斟句酌。
  “3天時間,我們要用短短的幾百字來表達我們那麼多的心情。”娜阿塔回憶道。
  12月16日,這封承載著獨龍族幹部群眾“沉甸甸希望的信”,以及5位起草人的照片,由高德榮交到中央督導組人員手中。
  19天后,高德榮和他的獨龍族同胞等來了一份“意外之喜”。2014年1月3日晚上的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播出了習近平總書記給獨龍族鄉親們的“回覆”。
  “當時很激動,我們也沒有想到習總書記會這麼快給我們回覆。”娜阿塔說。
  2014年4月10日下午1時28分,隨著“轟隆隆”一聲炮響,全長6.58公里的高黎貢山獨龍江公路隧道全線貫通,獨龍江鄉獨龍族人民從此告別半年大雪封山的歷史。
  沒有公路,就無法與現代文明接軌
  2011年10月,時任雲南省委副書記、代省長李紀恆在專題調研怒江州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和獨龍江鄉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工作情況後曾表示:“獨龍江的問題,歸根結底是交通問題,是對外開放問題,有路才開放。”
  千百年來,獨龍江百姓過江靠溜索,出山得走沒有路的“獨龍天路”。
  1964年,在黨和政府的大力幫扶下,一條人馬驛道如“臍帶”般把獨龍江鄉和貢山縣城連接起來。開山季里,“國家馬幫”一袋一袋地把糧食、種子、鹽巴、藥品等生活生產物資馱進獨龍江鄉。天氣好,單程走5~7天,許多馬匹長眠在雪山上。
  讀小學時,高德榮每天早晚要走近3個小時山路。從那時起,他就萌生了“為獨龍族修路,領獨龍人致富”的夢想。
  1988年,擔任獨龍江鄉鄉長的高德榮帶領兩名幹部奔走於獨龍江鄉和雲南省會昆明市。他執著的精神感動了有關部門的領導,專門安排了350萬元項目資金。他用這筆資金擴建了鄉衛生院、中心校,新建了4座人馬吊橋等基礎設施。
  高德榮深知:“如果沒有一條通往外界的公路,住在大山深處、原始密林中的獨龍族百姓永遠也走不出獨龍江峽谷,更無法與現代文明接軌。”
  此後,在高德榮的奔走呼籲下,進出獨龍江的路從無到有,從土石路到柏油路,越走越好走。
  1995年國慶節,獨龍族世世代代盼望的獨龍江公路正式開工。1999年9月9日,投資1億多元、全長96.2公里的簡易獨龍江公路正式通車,但公路翻越高黎貢山,每年冬春約半年時間因積雪封路無法通行。
  2003年3月5日是高德榮的49歲生日,身為十屆全國人大代表的他在兩會上大聲疾呼“修繕獨龍族公路”。次年,道路修繕後從貢山縣城到獨龍江鄉所需的時間由10個小時減少到4個小時。
  2010年,雲南省委、省政府作出了“獨龍江鄉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的重大決策,決定投資6億多元,對獨龍江公路進行徹底改造。2011年1月8日,獨龍江公路改建項目由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准立項,1月29日,項目開工建設。
  每年快要到封山和開山季節,高德榮都要駐守雪山,少則一星期,多則兩三個月,與施工人員一道揮鏟掄鍬,為的是讓運輸物資的車輛多一些進出獨龍江鄉的時間。2007年5月,高德榮差點下不了雪山,他和褚利光、魯春平一起被突如其來的雪崩掩埋,幸虧在場的交通局裝載機手阿塞及時發現,他才躲過一場生死劫難。
  “這樣的經歷太多了,在獨龍江你顧不了這些危險。”如今,提起在獨龍江公路上的“歷險記”,高德榮早已不當一回事,更不把成績往自己身上攬,“多一段路、多一座橋,就能儘快連通山外發展的‘大動脈’,徹底改善交通條件,這是我和所有獨龍族群眾最大的心愿”。
  老縣長的渴望
  2014年4月10日獨龍江公路隧道貫通那天,高德榮一大早就趕到了隧道口,等著最後貫通隧道的時刻。
  “老人家很興奮,8點鐘不到,就帶著獨龍族群眾過來了。他摘了一大籃子杜鵑花(當地叫英雄花),還把一大束花插在我的胸口。”獨龍江公路隧道項目建設指揮員周勇回憶。
  獨龍江老百姓生孩子大多要錯開大雪封山半年的日子,因為一旦出現危險,生命很難得到保障。
  “老縣長對這條隧道很渴望,每個月,他都要打個電話問一下,進展多少米了?還剩多少米?”周勇說。
  “這條隧道的貫通,當天晚上就體現了它的價值,特別是它的生命線的價值。”周勇說,“就在隧道貫通的當天下午,鄉黨委書記給我電話,問隧道能不能過?獨龍江鄉有一位被火燒傷的5歲小女孩需要緊急送出去治療。”
  儘管隧道剛貫通,還有很多碎渣,但在眾人的努力下,一條生命通道還是順利打通了。
  “他的經驗非常豐富。我們都是在他的指導下建設施工的。他會把這裡的地理環境、氣候條件都詳細地告訴我們。”從2010年10月23日進駐獨龍江公路隧道工地,周勇就和高德榮就認識了。施工時,高德榮會告訴周勇和他的戰友,哪些地方會出現雪崩,哪些地方不能建。
  在周勇眼裡,大雪封山以後,他所在的施工部隊的大後方和親人就是獨龍江鄉和獨龍族百姓了。工地到獨龍江鄉政府有33公里,儘管路上也會有雪,但推一下,就能通車。“老縣長對部隊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部隊的歌他都會唱。他會喊我兄弟。”
  周勇講述了他最驚險的回憶,“2012年,兩個施工工人受傷,當時,直升機都飛到貢山了,還是沒飛進來。最後,我們冒著生命危險,採取肩扛手抬的方式才把兩個受傷的工人運出去。80多個人抬著兩個人,前面是20個人用鐵鍬鏟雪開路,後面的人輪流用擔架抬。老隧道口也被雪封了,最後用炸葯把老隧道口的積雪炸開才把人運出去。”
  “建設這條隧道,老縣長功不可沒。沒有他的呼籲和規劃,隧道有可能會拖幾年才能貫通。”獨龍江公路改建工程指揮部綜合處處長王靜然說,“獨龍江公路改建工程現場人數最多時有1400多人。在冬季最艱難的時候,老縣長帶領獨龍族群眾拎著慰問品來看望官兵和施工人員。”
  “獨龍江公路隧道在今年12月20日完成全部土建工程後,將進入隧道的機電安裝工作,全線建成通車,預計要到2015年3月。到那時,獨龍族百姓出行難的問題將會得到徹底解決。”王靜然說。
  本報雲南貢山12月21日電  (原標題:讓獨龍族百姓踏上幸福路)
創作者介紹

愛爾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tt77ttpo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