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坤
  當36歲的老將克洛澤下半場71分鐘以一記墊射入門把比分追成與加納2∶2平,從而讓德國隊以小組第一名出線的時候,36歲的新生代小將徐則臣正攜40萬字的長篇小說《耶路撒冷》在北京復興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文藝演播室大廳里做開口秀,傾情訴說“70後”一代作家的成長歷程與心靈秘史。巴西賽場,“70後”一代球員已然是告別演出;中國文壇,“70後”一代作家正在突出重圍:越過“80後”的追擊與“50後”、“60後”名家林立的防線,穩健抽射爭取破門得分。
  當29歲的C羅身姿瀟灑獨孤求敗、26歲的梅西以兩粒進球拯救阿根廷隊命運帶領球員提前小組出線的時候,與他們同齡的作家甫躍輝、鄭小驢、馬小淘、文珍等“80後”一代作家,正以嫻熟的盤帶和腳法,花樣年華嬌嗔妖嬈地崛起於文壇之上,盡顯年青一代的英姿和榮耀。
  當一代球王馬拉多納攜女兒重新出現在2014年的巴西看臺為阿根廷隊助威的時候,1989年才出生的作家蔣方舟,已神采飛揚地被邀去巴西現場看球去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當球迷三五年。
  世界杯光明正大,山呼海嘯,人聲鼎沸,高燒不退,環球同此涼熱。浩大的賽事為中國人打開了看世界的一扇窗。從1978年中國開始轉播第11屆世界杯開始,到如今已經有36年了。對於36歲的徐則臣們那代人來說,這個時間長度,意味著世界杯就是與生俱來的。因而,《耶路撒冷》里“到世界去”的急切願望,從出生起就植根於他們的夢想。宏闊的視野與融會貫通各國大師的敘事,是他們那一代人自然而然的畫夢方式。
  從1986年開始的CCTV世界杯直播,更是將“80後”一代人直接送上了與世界同步的軌道。對於馬小淘、文珍、甫躍輝、鄭小驢們來說,其思維、想象、談吐、著裝、生活方式與語言方式,跟別國的同齡人幾無二樣。呈現在這代人創作中的全球化圖景更是一片粲然。在此基點上再來甄別他們的創作,方可避免率爾成章。
  世界杯賽事,以四年一次的浩大聲勢,用世界一流球星們的精湛表演,不斷告誡新老球迷和業界精英:打鐵先要自身硬。先有技術,後有藝術。銳意進取,勉力而為,方能贏得尊敬和成就。
  萬丈紅塵三杯酒,千秋大業一場球。
  世界杯賽事,在這個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上,愈發凸顯了國族身份。各種商業比賽俱樂部聯賽里,球員自由來去,個人身份逐漸模糊,只有技藝和能力才是考量標準。而洲際比賽尤其是世界杯,才將球員重又在國家的旗幟下歸位。至此,國家信念、個體尊嚴與球隊集體榮譽感合成一處,構成一場浩大的國家榮譽感的爭奪!聯賽小天地,世界大舞臺。梅西、C羅這種超級球星在世界杯上的卓越表演,他們渴望能代表國家有所成就的殷殷與拳拳,給了那些周游世界的“90後”一代人以教育與啟示:愛國從來不是一句簡單的口號。為國爭光要腳腳落實到行動上。
  何當三杯通大道?更是一鬥合自然。
  世界杯鬥轉星移,山高海闊,已經舉辦了20屆。它仿佛是個計量器,計量無情時光,計量球星短長,計量球隊底氣,同時也計量你我情之所鐘與心之所向。
  (原標題:千秋大業一場球)
創作者介紹

愛爾蘭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tt77ttpo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